這些年間宣教部的人事不斷更替,2016年先有出任部長多年的丘惠祥姊妹退下火線,為其未來的宣教路再作裝備;2017年帶領宣教部多年的宋景昌牧師踏上金齡宣教之路;今年2018年,接任部長兩載的鄒珩弟兄回應多年從上而來的呼召,進入神學院、為其未來走更遠的宣教牧養路接受裝備。2019年又會是甚麼呢?從積極的一面看,我們不得不為宣教部感恩,因為神透過她不斷孕育出神的僕人、使女,確實是一件值得歡喜雀躍的事。但從另一邊看,站在堂會/部的角度,年復年不斷在尋覓、遞補領袖的過程中重複張羅,確實面對著不少壓力和難處。在眾多變動的同時,要回應今屆宣教雙週的主題「起來!向新異象出發」,也實是一個不容易的課題。但難題歸難題,最重要的是我們能同尋出路。

我們都知道,無論一個人或一個群體都必須對將來有一份期盼的渴求,才會產生前進的推動力。一般而言,用在個人身上的多稱之為「夢想」、而用在群體機構上的多稱之為「願景」;而用在屬靈群體中最常出現一個相近似的詞彙-------就是「異象」。三者雖本質相若,但其源起卻有著一個明顯的差別。那就是「夢想」、「願景」多是指從個人或群體對未來的一種期盼,進而匯聚各方資源使其實現;而「異象」的源頭則是指向從神而來對終極目標的啟示和導引。

試以保羅一個我們很熟識的人物的經歷為例:根據使徒行傳15章36節記載保羅第二次宣教旅程的目的是「我們要回到我們傳過主道的各城,探望弟兄們,好知道他們的情形怎麼樣。」然而到了16章9-10節卻記載了「夜間有一個異象向保羅顯現,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:“請你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!”保羅見了這異象,我們就認定是神呼召我們去傳福音給他們,於是立刻設法前往馬其頓。」明顯地這次宣教旅程,保羅有其個人的籌算(重複走以前走過的路)及對是次行程的願景(去探訪、去安慰、去幫助)。但神的意念總是高過人的籌算,一個從沒有預期的「異象」出現了,促使保羅站得更高、看得更遠。

保羅的一生,是一個甘願「讓主走在前頭」的使徒。一句簡單的『請你過來幫助我們』使他從〔行在自己的計劃中〕立即修訂為〔行在神的旨意中〕。請留意這裡所說行在自己的計劃中原不是一件錯誤的事,因他只是期盼延續第一次宣教旅程的果效;更何況根據使徒行傳13章1-3節提到那次旅程是由聖靈親自差遣的呢!但我們不要忘記神的大使命是一個進行式,簡單來說就是每到一個新階段,祂就會將一個「新異象」讓跟隨祂的人看見、挑戰他們順服跟隨,好能為完成「大使命」締造新的機遇和條件。

當日,保羅進入歐洲的第一個城市就是腓立比,在這裡可能因猶太人不多或散居,以致連會堂也沒有,導致保羅能接觸的人數寥寥可數;加上停留不久之後,便因醫治被鬼附的使女而被打、受辱,並在不合法的情況下被下在監裡;最後更被視為不受歡迎人物般,被請離開那城。在這裡沒有一次講道三千人信主的事情發生,而只有提到呂底亞一家和禁卒一家,在聽聞真道後全家受浸歸主。表面看來這次「新異象」旅程帶來的果效,先是難關重重,所能作的更看似微不足道;從任何角度都稱不得上是成功。但想不到的是這次行程的改變,卻為保羅日後的宣教歷程埋下了美好的種子。

在腓立比書4章15-16節有這樣的描述「腓立比人哪,你們也知道我初傳福音,離了馬其頓的時候,論到授受的事,除了你們以外,並沒有別的教會供給我。就是我在帖撒羅尼迦,你們也一次兩次地打發人供給我的需用。」原來在保羅繼續「新異象」的宣教旅程中,這新成立的教會竟能一次兩次供應所需給保羅,且是唯一的一間。她們的供應使保羅的團隊能更專心於傳道職事上;他在4章1節甚至以腓立比教會為榮。當時,他這樣介紹腓立比教會「我所親愛、所想念的弟兄們,你們就是我的喜樂,我的冠冕!」

這次保羅的「新異象」是神透過一個看似艱難的際遇,卻叫保羅和腓立比信徒建立了深厚的情誼。更重要的是這教會於保羅日後的宣教拓展上大有益處-------這是神的計劃和預備。那麼「仔浸」的「新異象」又是甚麼呢?若如文首所述,或許我們未見「新異象」之先,已見到一個又一個的困難湧現。但請記著二千年來的宣教路,要說有一樣從不缺少的就是困難。昔日保羅的宣教路也從來不缺困難,但他有一個強項,就是「讓主走在前頭」,也就是使命先行。縱使知道前面有捆鎖與患難等著他,他仍會定意前行,在20章24節他這樣說:「我不以性命為念,也不看為寶貴,只要行完我的路程,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,證明神恩惠的福音。」我相信就是這股無畏、向前的氣魄,讓他能在宣教歷史上寫下光輝的第一頁。

面對「仔浸」前面的宣教路,應如何尋得新曙光、新異象呢?際此多事之秋,不敢妄下斷言,但依據上文保羅的歷練,也可嘗試整理出一些方向。

一、讓主走在前頭

宣教是一個帶冒險的歷程,也需要伴隨著信心的跳躍。無論舊有的宣教點要進一步開拓抑或放慢,又或是放眼尋索新的服事機遇;深信學習順服、順著主的引導是通向成功不二法門的首選。但此道理易懂難學,卻是非學不可,且要學好。

二、重訂規劃的準備

正如保羅對其宣教旅程路線、行程目的等,早已有了安排及盤算。突如其來的呼聲不單是擾亂陣腳,更是踏上跣腳難行的沙石路;但原來這轉變的背後卻是神早作的部署,蘊含著日後無限的祝福。跳出慣常運作的安舒區,無疑會帶來未知的挑戰、甚至面對更大的困難;但深信這亦是進入另一片新天地的開始。

三、解決困難的勇氣

領袖變動、主責教牧更替、部內運作青黃不接,缺乏新人投入委身,這是我們眼下見到的難題。但說句實話,這些困難未來也是會不斷重複的。我作為教牧已三十個年頭,就是從未遇過沒有困難的日子;很多時候更是刻意自揭困難去解決。就如大眾愛玩的電子遊戲,關關難過卻願關關闖,因為總相信更美好的景象必會是隱藏在難關背後,更何況我主已在前頭。

四、成為精兵的決心

保羅帶著「我不以性命為念,也不看為寶貴」的氣魄來完成主所交付的使命,這是心態上的裝備。昔日大衛的精兵,敢於在河水漲過兩岸的時候,渡河進入敵陣(歷代志上12章15節),其勇猛之勢叫敵人不戰而逃。同樣保羅也在腓立比書3章13-14節勉勵信徒要「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的,向著標竿直跑,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。」今日我們又會如何裝備自己成為合用的器皿呢?

我深信,當我們能常作好這一切的準備,

不論「新異象」何時出現、

如何出現,我們都可以坦然對主說:「我在這裡,請差遣我!」

Friday the 28th . Aberdeen Baptist Church - - Joomla Site Templat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