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無論做甚麼, 都要從心裡做,像是給主做的,

不是給人做的,因你們知道從主那裡必得著基業為賞賜;你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。」

歌羅西書3章:23-24節

轉眼之間,我們即將完成第一期四年的宣教服事。十多年前,上主帶領我們認識聖經翻譯工作,開啟我們宣教的眼界,自此我倆一同在這歡笑與淚水交織的宣教路上並肩而行。由最初一份單純的感動,到今天參與實際的工作,所走過的每一步雖不至艱辛得負荷不了,卻多番經歷難以預料的事情,亦處處見到無盡的恩典。明年我們將再次前往美國進修,為的是當一年後重返工場,能適切地繼續奔走譯經之路。無論前面仍有多少變數,深信上主會堅立這一份寶貴的差事。

四年的異地生活,着實豐富了我們對宣教的體會,包括宣教的環境、對象和工作。這些體會,更挑戰我們對上主的認識,和對自身的反省。無論我們在職前接受了多少跨文化訓練,每天的掙扎都是實實在在的,有時甚至很難以言語形容。我倆都是看重計劃的人,在處理大小事情上都先考慮清楚,以致對於每一步要走的路都有把握。然而在宣教路上,若要全心全意跟隨上主的帶領,便要捨棄自己的把握,闖進一切難以估計的環境之中。對我們來說是極不容易的學習,由初訪工場那刻便要開始。

從沒想過要走進一處充滿戰火的地區服事,但偏偏只有這呼聲臨到。當我們還在接受職前語言學訓練時,已希望能到一處宗教政策穩定的地區,不用東竄西藏而可專心工作。當初接受邀請前往工場探訪時,只知道她是一個剛成立的基督教國家,預料政治宗教環境不會太差吧。然而在確定了前往工場的航機當日,即收到消息,所有同工因當地發生內戰而要緊急撤離。那一刻不禁懷疑是否弄錯了,上主真的要帶我們到那裡?就在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下,如期前往工場探訪,完成初步考驗,上主為我們打開了第一道門。

正式加入工場團隊後,意料之外的事情接二連三出現。作為宣教新丁,原想享受初階期的蜜月期,探索新環境、新文化及新人事。豈料不出兩個月,便與直屬主管發生磨擦,在如何持續進修聖經原文的方法上意見分岐。這是出於文化上的差異,還是性格上的限制,我們仍弄不清楚,也不知如何應對,卻又不願意盲從附和權威,內心有很大的矛盾和不安,當時每天的生活舉步維艱。感謝上主,在我們以為不能再留在工場之際,透過資深同工的鼓勵,不斷給予我們支持和引導,叫我們不至感到孤立無援。經過多番周旋,危機最終得以化解。上主為我們打開了第二道門。

為了能在工場逗留,宣教士面對的其中一項挑戰就是如何能取得工作及居留簽證。我們的情況似乎比較簡單,可留在境內辦理簽證手續,無需離境。最初的一、兩年,我們只是申請短期簽證,程序相對簡便。後來,政府要求我們申請一年的工作及居留簽證。對我們來說,這無疑是更方便,不用每隔數月便到入境處續證,但因要驗血,意料之外的事情又再次出現。我們其中一人的血液報告未能達到要求,按照規定,需要被遞解出境。同工為我們奔波,聯絡不同的部門,向有關官員解釋情況。幾經交涉,最後又可以留下來繼續服事。上主為我們打開了第三道門。

雖然上主為我們打開了一道又一道的門,但這國家自七年前獨立後,仍一直處於動盪之中,各族群之間常出現武裝衝突,大量人民離開家園,經濟下滑,治安欠佳,時有事故。長期處於不安穩的氣候之下,我們大部份時間都只能在營地裡生活和工作,沒有外出。營地的圍牆,把我們與社群分隔起來,因着彼此懸殊的生活水平及社會發展程度,均不容許外國人跟當地社區有親密的接觸;與社群未能建立正常關係,使我們內心有一種很強烈的疏離感。每次走在街上,多少招來一些奇異眼光,也無可避免地受到不同程度的騷擾。我們唯有努力去適應,嘗試以友善的態度回應當地人,減少內心與外在環境的張力,保持身心靈的健康。

我們只能透過來到我們營地工作的母語翻譯員,有限地了解當地人的日常生活,接觸他們的文化。我們盼望在工作夥伴關係以外,能與母語翻譯員建立更深入密切關係。出乎我們意料,這份渴求,竟成為我們與母語翻譯員之間的張力。非洲文化重視人際關係,無論在走路或工作中,當碰到熟人,必會停下來寒暄一番。但按我們觀察,這份關係只着重維持表面的和諧。若嘗試走進別人的私人領域或了解一些想法,便不是那麼容易,甚至可能冒犯了他們也說不定,需要虛心學習如何有智慧地與譯經員相處。

聖經翻譯工作主要的服事對象是信徒而不是未得之民。起初,我們抱着一個單純的信念,既然彼此都是為了讓少數族群盡早擁有母語聖經,就會有着共同的信念和步伐。然而我們卻忽略了非洲文化帶給我們在工作上的另一項挑戰,就是在時間觀念和工作態度上的差異。聖經翻譯是漫長的工作,要求專注與耐性,且能長年累月埋首在文字之中。但對於口傳文化背景的非洲族群來說,要他們長時間安靜地坐着書寫,不斷推敲如何運用少數民族語言有限的字詞來表達聖經豐富的內容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出生於戰亂的國家,也令他們不善計劃,不習慣按計劃行事。因此意料之外的事情不時發生,母語翻譯員無故缺席,事前沒有通知,令人手足無措,事後許多不同的解釋也於事無補,經常打亂既定的翻譯進度。

在局勢不穩定的工場服事,深刻體會承傳的重要。因此,除了訓練母語翻譯員的委身,更重要是如何幫助族群建立對聖經翻譯項目的承擔。過去少數族群視聖經翻譯只是外來者的工作,他們所完成的聖經未必能完全被族群接納。今天在整個工序上,無論從初稿到出版,都有着族群不同程度的參與,他們能親身享受成果,擁有一本真正屬於他們的聖經。下一步他們要學習的,就是金錢奉獻,不再單單依靠外來者的幫助。在許多人眼中,這是不可能的。由於長期面對戰亂,這裡的人一直習慣接受別人援助,甚至不再相信自己有能力付出。我們鼓勵他們在能力範圍內為一些簡單的開支自行籌募經費,如社區閱讀理解測試的膳食和交通費用。已有族群成功地邁進這重要的一步。面對每天都在變化的局勢,只要上主繼續為這飽受戰火蹂躪的地方打開一道譯經之門,我們盼望族群能認清和持守自己的角色。

對我們來說,宣教是一次不斷掙扎、不斷尋覓和不斷突破的旅程。在這短短四年裡,上主給予我們許多考驗。因着這些挑戰,驅使我們不斷思想如何面對逆境,尋求突破,也不斷思想我們的位置角色。在這四年間,雖說不上經歷許多不可能的可能,但我們能在這裡生活與工作,已是上主莫大的信實。當然我們仍缺乏信心,更缺乏耐性,但仍然仗着主恩度日。更重要的是,如何在軟弱無助中,認定上主由始至終對我們的呼召。縱然工場生活條件比較落後,每天都要花上額外精力應付各項需要;工作條件也不如理想,不能像過往般進入社區為族群翻譯聖經。然而我們仍認定是上主帶領我們來到這處戰火之地。只要上主繼續開闢路徑,我們會渴望留在這片土地,完成那看似不可能的任務。

使徒保羅曾經坦誠地分享他的經歷:「我們處處遭遇患難,卻沒有被困住;心裡困擾,卻沒有絕望;遭受迫害,卻沒有被撇棄;被打倒了,卻不致喪命。」宣教生活不會是一帆風順,遭遇患難、心裡困擾、遭受迫害、被打倒了,都是真真實實的經歷。然而保羅更認定:「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裡,是要顯明這無比的能力是屬於神,不是出於我們。」是上主保守了他在各種患難、困擾、迫害、打倒中,不致被困住、絕望、被撇棄、喪命。上主的話語一直成為我們宣教生命的導航。我們並沒有忘記當初是上主的話語吸引我們走進這條譯經之路,也因透過這事奉對上主的話語有更深的了解而感到非常雀躍。我們盼望上主的話語,同樣也成為每一個我們所服事的族群的生命導航。

在一次創世記社區閱讀理解測試完結後,一些參與者曾分享說,放在他們面前的這本創世記,不單是各人努力的成果,更是上主親自成就的工作,讓他們的族人能透過以流暢的母語所寫成的聖經,明白上主的說話。他們深信這本聖經,能吸引更多族人願意閱讀和聆聽上主的說話。他們更感謝上主帶領不同的人來到這裡一起服事,為未有母語聖經的族群訓練本地同工,協助他們肩負聖經翻譯的責任,讓他們的族群透過母語聖經認識上主,得着上主的救恩。最後他們深信這本母語聖經,能真正把上主的話語帶進族人的內心,生命得着改變。對於飽受戰火摧殘的國家,上主的話語確實為百姓帶來安慰和轉化的力量。

在我們初到工場的時候,曾於一個早上爬上城中的一個山峯,俯瞰這個城市。那兒豎立着一個十字架,像在告訴我們,天父無時無刻都在看顧這個城市。我們一行五人站在十字架下為這城市求平安,願百姓能早日脫離戰爭的困苦;也祈求天父祝福我們在這裡的工作,盼望眾多的語言族群能早日得着他們的母語聖經。直到今天,雖然經歷了不少挫折,我們仍然以這個禱告仰望上主的帶領。你們願意與我們一起跟隨上主的步伐,繼續走這條非洲譯經之路嗎?你們願意繼續參與這項生命工程,為這地方不斷守望嗎?

Sunday the 29th . Aberdeen Baptist Church - - Joomla Site Templat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