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信主至今已二十六年了,記得信主一年後,才認真尋找教會參與聚會,最後選擇了仔浸。仍然清楚記得在1997年母會舉辦的宣教雙週中,神透過奮興會連達傑牧師的信息,對我作出第一次呼召,感動我去作全時間奉獻,要像門徒一樣放下一切去跟從祂,雖然當時有舉手決志,後來參加了蒙召團契一段短的時間,心裏有很大掙扎,我剛完成學業,事業才開始,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、去試,不想這樣放棄自己的理想,當工程師是我自小的志願,於是就把那個呼召暗暗地收藏起來。

轉眼工作了多十年,事業開始有點成就,不知不覺地追求一般人的生活目標「四子主義」;妻子、屋子、車子,到最後孩子也有了,滿心歡喜。自覺很有成就但心底卻不滿足,感覺上像欠缺了些東西,好似一個人不斷用信用咭去預支未來的恩典,心裏有把聲音:什麼時候去還福音的債,至少去先還恩典的利息?那時聖靈感動我去參加泰緬短宣,體驗何為宣教。

2005年是我第一次踏足泰緬,還清楚記得在短短的十二日行程中,讓我經歷與神和弟兄姊妹同工的喜樂,令我開始學習宣教奉獻外,還要積極回應主的愛,更積極參與團契事奉,也加入了宣教部參與宣教事工服事。在2007年更修讀神學院宣教文憑一年制課程,希望透過有系統的學習,能對宣教有更深度的認識,並對宣教部事工長遠發展有幫助。我以為用心學習,努力工作,全心事奉就可以得蒙主的喜悅,但心裏仍是不滿足。那一刻,我回想起十年前的第一次呼召,當時在現職的英資跨國公司工作穩定,收入和福利都相當滿意,事業有點成就,成為管理層,很樂意過這樣的中產生活。我心想現在既可以在工作崗位上見證主,又可以謹守十一奉獻,一切可算是不錯吧!難道神要我放棄這一切嗎?有時都會自問:這樣下去自己會滿足嗎?

2011年1月9日,神透過教會奮興會的訊息,再次問我「能否為祂放棄一切去跟從祂?」當時心裏很大掙扎,一邊有聲音對我說「那只是一時一刻的衝動不是真的!」,另一邊又對我說「不要怕,只要信,來跟從祂吧!」牧師邀請同工一起唱「獻上活祭」的時候,我的眼淚再也不能控制,當牧師再次呼召誰願意跟從主時,我就鼓起勇氣舉手,在衆人和神面前表明我的立志,那一刻所有的疑問和憂慮再沒有了。當日主耶穌透過門徒彼得的經歷告訴我,要效法彼得放下自己漁夫的專長去跟從祂,使我得人如得魚,為衪去作更大的事。

起初,太太對我走上蒙召的路有所保留,她認為現在的生活總算富足,不想回到經濟緊迫和貧乏的歲月,因她知道我的呼召是作宣教士,一般去的地方都是貧乏。另外,她特意向神開了一個條件,如果她父母信主的話,就對我蒙召沒有意見。在人看來,要讓她的雙親信主幾乎是不可能的,却想像不到外父外母會在短短的三年後信主。上帝的意念難道不高過人的意念?祂是何等奇妙的救主!我心裡充滿著對祂的感恩與讚美。在過去六年的蒙召過程中,神的恩典實在是夠用,三年前因著外父外母信主,太太對於我走上蒙召路已由不抗拒,轉變到支持,認為這一定是神績。另外,在去年的泰北短宣經歷中,神再一次透過當地青少年的領詩「無價至寶」,讓我清楚聽到主對我說話,不是因為我勢力才能,乃是因著衪奇妙寬容恩典,主的十架是無價至寶。那一刻我感動得不能唱下去,眼淚從兩旁流下。主已將衪的生命擺上十字架,為的是去拯救不配的我,我還能為衪保留嗎?雖然我沒有第一時間去回應二十多年前的呼召,但祂的恩典一直充滿著我家。心裏想難道我自己可以繼續做逃兵,好像約拿一樣去逃避主耶穌對我個人的呼召嗎?最後決心今年9月入讀浸信會神學院,裝備作全時間事奉。主說衪的恩典夠用,我要學習順服和信心的功課,行上這一條主一早已為我和一家預備的,而且是無價的恩典之路。

Saturday the 29th . Aberdeen Baptist Church - - Joomla Site Templat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