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偉明傳道
「我係咪就咁死咗去,就可以唔再傷心痛苦呢?我應該點做好???」
記得嬰孩時,媽媽抱著我在教會(香港仔浸信會)的禮堂上把我奉獻給上帝(嬰兒奉獻)。由於我自小在教會長大,所以我對我們教會的人、事及地都非常熟悉。還有,我幼小開始學習,對聖經裏的故事及情節滾瓜爛熟,甚至有時令自己引以為榮。
可是,我在家中排行最小,家人對我寵愛有嘉,致使我養成自我又膽小的性格。再者,我的父母文化有限,惟有因循地跟着上一代以捕魚為業,經常出海謀生,無暇陪伴我成長,我惟有靠著探索、失敗、再探索的方式來成長。正因為我能以這樣方式來成長,我更引以為驕,自覺「生命在我手」,所以我在高小時決定要跟上帝分手,到教會以外的世界闖一闖。
再者,當踏進社會這個大染缸後,經歷這麼多年的衝擊與薰陶,年少氣盛的我不單隨波逐流,更成為「大話王」。當我遇上難解決的問題時,我往往以「說謊」,「不斷的說謊」,甚至「繼續去說謊」,作為自己解決問題的良方,滿以為這樣便能逃避責任,而且能免去承擔後果,可以繼續開心地生活。
記得我踏入社會後的第一份工作,我無意得悉上司們有意不再跟我續約。於是,我便設了謊話,向大老闆聲言要申辦美國簽證,必須先獲得來年的工作合約。我這「大話王」當然成功了,我很順利地得到合約,除了能自保外,更勝了我的上司們,心情興奮莫名。當我以為自己勝劵在握時,誰知上司們竟放暗箭,向大老闆說我的不是。當時我心感不憤,於是我走到大老闆的辦公室跟他吵一頓,並且說清楚自己的工作情況。雖然那刻獲得大老闆的挽留,但最後我只是做了一年便辭職了。跟第一份工作辭別後,我仍持着這種人生觀和處事方式繼續生活。
正沉浸在美滿生活的我,忽然晴天霹靂―女朋友要提出分手。剎那間,我感到自己被丟棄在茫茫大海的中央,不單無法承受面前的痛苦,
而且完全沒法找到倚靠和幫助,腦海不停湧現「我係咪就咁死咗去,就可以唔再傷心痛苦呢?我應該點做好???」
當我正想有所行動時,電光火石間,彷彿有聲音對我說:「喂,你喺BB時已經奉獻咗畀我(上帝),你唔可以亂嚟呀!」當頭棒喝,我只好收回決定,繼續詩人獨憔悴、繼續獨自的悲哀、繼續……
哀傷的幾天後,一位中學同學竟然邀請我返教會(香港仔浸信會),重返我熟悉的地方崇拜。被別人邀請返自己的教會,當時我真感到極大的諷刺。不過,我還是接受邀請,乖乖地到禮堂崇拜。不知怎的,以前總是最怕聽道,但當天的趙仲恆牧師的道深深吸引着我,尤其是他提到「我就常與你們同在,直到世界的末了。」,令我即時回顧自己的一生,無暇再沉溺在自憐與失戀的痛苦中。在生命回顧裏,我發現了上帝真的「常與我同在」,久已乾涸的雙眼突然有點濕潤……最後,趙牧師邀請會眾接受這份永生的禮物,我這個離家多年的浪子終於接受了這份禮物,重新振作,誓要做上帝的好兒子。從此,透過教會的生活和信仰的栽培,我的人生觀和處事方式有了重大的改變。
由於我深信主耶穌及給我的永生盼望,當我面對工作或生活時,我已能剛強壯膽,以關愛和坦誠的態度處事,不再像以前那樣,只顧自己的感覺,而忽略身邊人的感受。
在某年的某一天,當我正沉醉在電腦的工作時,我無意洩漏了上司告訴我的一個秘密。後來,上司來質問我,我感到極驚慌和害怕,「大話王」當時很想重施故技,再次設計謊話,但我記得決志當天對上帝的承諾―改變自己的生命被上帝使用。最後,我終於勇敢地承認了自己的錯,並向上司表達歉意。起初,我還以為上司必定施以懲罰,可是她不但沒有罰我,反而欣賞我的坦誠與勇氣。這次經驗,不單能證實我是上帝兒子的,而且讓我知道凡屬祂的人,祂必定保守到底―因為上帝就是愛。
正因為我自小已領受上帝的愛,所以我好希望把這份愛與別人分享,甚至把這份愛傳揚開去。或許,一直為人預備的上帝,已在我決志的當天,預備了《馬太福音》廿八章十九至二十節―「所以你們要去,使萬民作我的門徒,奉父子聖靈的名,給他們施浸,凡我所吩咐
你們的,都教訓他們遵守,我就常與你們同在,直到世界的末了。」我就是憑着上帝給我的愛和教導,雖然我仍有約拿先知的特質,但上帝沒有嫌棄我,祂陶造我成為今天的傳道人,我深願自己可以用餘下的生命去忠心服侍祂。阿們!

 

 

Sunday the 29th . Aberdeen Baptist Church - - Joomla Site Templates